【原点结局】                              

·程志强·


            ◇树叶拍拍时间的肩膀◇

        1.与劳逸再无瓜葛

      醒来。死神对我说:“瞧瞧你的德行!”
      我交出良心,拔腿就跑。
      死神大吼一声:“早生贵子!”
      瞬时的疑惑,被我夹带了几十年,
      复述,抄袭,辗转反侧,
      认为上辈子造的孽这辈子必须还清。
      可总有一些莫名的伤感让我窃喜,
      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不如随性地活着,
      与劳逸再无瓜葛。一日,撞见死神,
      他欣喜若狂:“你这孙子,怎么还不死?”
      我赶紧挺直了腰杆,把虚伪坐实。
      此刻,月亮和死神的脸,一样苍白。


        2.锁链

      很多年了,我一直弄不明白锁链的初衷,
      究竟是要锁住什么,链接什么,挽留什么;

      要在谁与谁之间穿针引线,
      或者是埋下伏兵,再用一副担架,
      把事情的真相抬到世人的面前。

      你看,溪水、小路,月光、广场,时间、
      生死,包括阴谋、道德和惶恐的形式主义,
      都有锁链暗藏于某个节骨眼上。

      不知道不要紧。锁链断了,是否意味着
      你我之间的夹缝就不存在了?

      粗陋的暴雨,理论上不会对未来构成威胁。
      终有一天,我会自由得像锁链,
      而耳畔的铃声,像是有人在为命运施舍。

      转身时,发现锁链已经延伸到墓穴里,
      冷色的油漆,冷冰冰地盯着这个荒唐的时代。


        3.不动声色

      枝桠,不动声色
      个中缘由,抵押给喜欢磨嘴皮子的那群人
      天空只是出卖了血。此刻的爱情
      抽着一袋旱烟,风中的时间在汩汩地流淌
      偶然的触碰是最好的注脚
      火车的轰鸣,似乎也凋谢了
      欲望正在撤退——
      被烤熟的鱼居然忘记了咳嗽几声
      星星躲在枝桠的怀抱里
      像高潮过后躺在沙滩上的贝壳
      夜在熟睡,谁也叫不醒
      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
      原本就是一场误会


        4.不愿触碰太多

      执著于街巷的叙述。转折得荒谬。
      是围观的人们在落井下石,
      树叶拍拍时间的肩膀,应该离开了。
      一些语句,硬邦邦地横在河道上,
      不愿触碰太多。后悔在暗处繁衍不息,
      已经有人为错误施肥浇水,
      辜负光芒的一片苦心。几片背影,
      满大街地奔跑着,拷贝爱与恨的邂逅。
      秋风起,似乎要对那些试图团聚的
      主心骨们围追堵截。
      石头已经腐烂,时间的残渣
      保留了最后的一丝体温。


        5.飘落

      把身体拧紧,让岁月跟随落叶
      一起飘落——风啊
      把理想当做一个百无聊赖的看客
      沉睡的账务,像沉默的果子
      那棵光秃秃的树,也并不指望
      能得到黄昏的谅解
      车声沉闷,期望着灯光
      能亲手抹掉一切
      天底下,想必时间的手指最勤劳
      捎带着把记忆的鳞片
      分散到无限的无名之处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