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岁月】                              

·刘克文·


               ◇你走后◇

      你走后
      天没有黑
      城镇化还在慢条斯理地行军
      你剩下的残月还在缝补着旧灯笼
      村子的硬朗一病不起
      山不再高,有仙也不行
      稻花开始弯下腰
      收割寂寞点点滴滴

      你走后
      我留在一座小镇的荒凉
      过一种似是而非的生活
      我不想否定今生
      也不妄议来世
      只保留当下唯一的画你权
      一个人在沙摊玩耍或沉默
      拒绝江水抢走我怀中
      你的名字
      拒绝天空用异样的眼神
      赐我卑微的姓氏。


               ◇特约编辑◇

      自县报停刊后
      乡村到县城的邮路
      年久失修,坑坑洼洼

      诗人斌平兄参加比赛
      中了辆直升机
      斌平兄很高兴,
      一瓶酒咕嘟咕嘟下肚后
      挨家挨户敲门

      “诗农们,每人一份
      交我最优质的土特产吧!”
      “我的飞机不能直达市里
      但可以免费送你一程”


【介入岁月】                              

·槟郎·


              ◇江匪与江洲◇

      不知从啥时起,
      江中心冒出淤泥,
      长满了柳树林。
      作为无居民的沙洲,
      又被江匪所盘踞。

      话说元朝末年,
      南方汉人压迫最重。
      新婚夫妻的洞房,
      被达鲁花赤享用,
      常使家破人亡。

      江南一个小村,
      一对青年结婚。
      达鲁花赤来初夜,
      被愤怒的新郎杀死,
      带新娘投奔江匪。

      江匪劫富济贫,
      当地民众很欢迎。
      抵抗朝廷的镇压时,
      新郎不断立功,
      被推选为大统领。

      等到红巾军兴,
      王保保率军南征,
      分兵围剿江洲水匪。
      江匪势力不敌,
      赶紧向朱元璋报信。

      朱元璋立即施救,
      派出巢湖水师,
      合击了元朝官兵。
      江匪加入红巾军,
      为明朝开国建功勋。

      沙洲有了渔村,
      是大统领的后人。
      新郎拒绝封官受爵,
      与新娘隐居江洲,
      子孙繁衍昌盛。


              ◇魂兮归来吧◇

      白发苍苍的老母,
      在门口喊叫:
      魂兮归来吧,
      外面的天太冷,
      家里有炉火取暖。

      中年丧夫的妇人,
      对着门外喊叫:
      魂系归来吧,
      外面的狐狸精害人,
      家里有贤妻贴心。

      失去双亲的少女,
      打开大门喊叫:
      魂兮归来吧,
      外面的不是亲生,
      家里有千金的孝顺。

      梦在深夜里行走。
      忘了从哪里来,
      也不知到何处去。
      听到处在叫魂,
      我却不能停步劝慰。

      我也丧魂落魄,
      谁会为我喊叫?
      离开的家回不去了。
      新家就在身上,
      不知流浪的尽头。

      我为自己叫魂:
      槟郎你去了哪里啊?
      魂系归来吧,
      博客每天更新,
      诗集还没有整理。

      梦在深夜里行走,
      听到处在叫魂。
      我却不能停步劝慰。
      我听到自己喊叫:
      槟郎,魂系归来!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