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诗界】                              

·半渡·


                ◇地龙◇

      椰树撑起天上的云朵
      作为它树冠的衍生
      夕阳打乱一群飞鸟
      作为时间的飞地
      你稳居于无尽的黑色
      没有经历世俗绚烂的波诡

      壁虎切断
      自己与尾巴的关系
      一直遭遇后半生对前半生的追杀
      蝴蝶尝试粘合
      自始分离的爱情
      上帝只给她们连体殉情的宿命

      想起弗弗西斯阳光之下
      巨石亦然地铁
      轰鸣往复夜归昼出
      你将自我一刀两断
      成为一双遨游黑色的雷电
      旧我与新我并列于地下
      互为彼此
      没有宿命
      也无追杀


【原创诗界】                              

·克文·


             ◇山中看见一座庵◇

      近看庵在岭上
      岭上无桃花
      再看庵在溪旁
      一个尼姑开门
      一个尼姑进门
      一个尼姑顺水而去
      不见了踪影
      茫茫人海中也不必太留意
      谁也不是那个庵里的尼姑


               ◇临街画廊◇

      街道上穿梭那么多人
      有几个关注过画廊里的几幅画
      及画里几个与野鹅呆在一起
      连名字也没有的闲人
      谁曾经像野鹅一样善良温柔地活着
      偶尔野蛮地飞起
      故乡便粉碎了画面
      没有几个人可以从几幅画里
      早早找到这个世界残缺的那片森林


              ◇意外的访客◇

      譬如一只乌龟
      无意就到了你的客厅
      在沙发底下静寂了许久
      又爬到了茶几底下
      一只乌龟能介绍出什么
      这时候语言的力量多么苍白
      此时打开漆黑的夜
      纠结的梦是如此可爱
      你送不送客
      都不是岁月最后的解脱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