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岁月】                              

·程志强·


             ◇夜空开满了鲜花◇

        1.花间词

      花尽心思,等同于花光了积蓄
      一曲西厢词,迫不得已搬到了东厢房
      昨夜风涛怒吼,狂雨大作
      中年从伤口里流出
      一枚地址,叫不出名字
      花朵纷纷离开枝头,再也没有盼头了
      糜烂的现实,躺在山坡上
      孤舟一叶,等同于空负行囊
      天地的证词,被篡改了
      马厩里,传出的是滴血的心声
      伸手摸一摸,春天也有春天的苦衷
      才下眉梢又上心头


        2.黑夜很有限

      三六九等的黑夜
      我等了很久,天黑不下来
      父辈们下不了狠心
      花瓣失去秩序,面具苦笑着
      不同的是,两座山丘紧挨
      而契约上并没有完美无瑕地记录
      数量很有限。人生,如土地
      贫瘠的下场已司空见惯
      天有天理,总得有个人模狗样的规矩
      时不时地拿出来吓唬吓唬穷人
      剪刀修剪不了的结局
      我爱莫能助。汁液不知道
      夜的硬核究竟在哪儿
      我的心思跳跃着,算不算一种安慰
      手柄生锈了,我把夜幕摇下来
      手心里满是时间的灰烬


        3.鸟巢是见证人

      树梢,一点点地磨损着
      鸟巢是见证人。有光渗下来
      在迟暮的沙滩上
      月亮给晚归的事物穿上披风
      悲与喜,发出和声
      在九月的傍晚,在寂静里
      从头到脚,每一颗星星都要醒来
      夜空开满了鲜花
      木地板呻吟着,淹没了秘密
      风暴里,夹杂着腐朽
      鸟巢恍然若悟,一个劲地点头
      月光在砂砾里摸索
      铃铛,不厌其烦地嚷叫着
      蟋蟀们已经动身出发


        4.生活的细节

      “诸神在细节中。”简直不敢相信,
      生活里残存的细节已屈指可数,
      唯有时间,光明正大地裸露着清晰。
      某种近似白银的事物一拖再拖,
      几幢楼跌跌撞撞,从街道东头转悠到西头。
      风吹来的时候,城池里的人们还在睡觉,
      所以,风吹着吹着,就变成了灰尘,
      钻进了梦的鼻孔。人民广场上已没有人民,
      一只流浪狗被焦渴的车辆碾死了,
      几张发黄的旧报纸,若有若无地掩饰着,
      苍蝇视乎也意识到了潜在的危险,
      竟远远地躲开了。街边的商铺身穿雾霾,
      霓虹灯化腐朽为神奇,指引着路人。
      灰尘从梦的鼻孔之钻出来,也变成了路人,
      在时间的意识里,三五成群。
      细节往往存在于一刹那,幻觉躲避不及。
      但此时此刻,似有一个细节就站在梦的门槛上,
      等我——可我还不能从人群中撕裂出来。


        5.塑料做的鸟

      一只塑料做的鸟,在虚假的云层里穿梭,
      未发生的事在等待时机,地图已经找到了。
      街角的路灯昏昏欲睡,汽车佝偻着腰身,
      我记得棺材上的油漆是新涂上去的,
      不信的话,你摸摸,颜料是不是有些滚烫?
      一座小城的傍晚,冷,没有风,
      或者说,风还在路上。我们已经习惯了
      这样的表达。就像坐在屋顶的老人,
      把握着暗示的节奏,等待熟悉的影子降临。
      鸟的世界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树枝最好是不出声,渐渐地寂灭在高处,
      我把头颅埋进深深的思索之中。
      旧伤疤歌唱着新疼痛,起床很晚的时候,
      我们离结束的地方就很近,
      伸手便抓住了那只塑料做的鸟。


        6.寒冷

      随意翻开天空的一页,像是插队,
      风怂恿塑料袋子把冷漠夸大。
      浓缩着前所未有的寒冷,牙齿不停地碰撞,
      骨骼在体内打架,血液也直打哆嗦。
      门楣上的一排排红灯笼,咯咯作响,
      像是人群踩在雪地上,踩住了影子的尾巴。
      寒冷也是一场战争,风肆虐,温暖的诸多定义,
      在风中翻飞,楼房被蒙上了油毡。
      太阳的光辉被洗劫一空,突然站起身,
      告别人间。半空中的红色标语,是冬天的舌头,
      不怕冷,费尽心思喧嚷着寒冬不冷。
      冒出的热气,孤独成一粒一粒,看不到尽头,
      人们违背季节的初衷,躲在小屋里,
      吃喝玩乐,任凭外面的寒冷在门口探头探脑。


        7.窗子

      窗子被洗过之后,又被掏空了。
      我猜想黑乎乎的里面是不是一个鸟窝,
      如果鸟窝一个紧挨着另一个,
      会不会像人类,普遍地感到拥挤?
      如同,午餐里的那些无辜的鱼,
      是按照我的要求烹饪的,
      甚至鱼的生长,我承认我也曾干预过。
      深夜里,想必窗子也和我一样,
      曾陷进了深深的泥泞,拔不出脚。
      脱身时,鞋子成为冤家,
      裤管被拉直了,终于发现双腿加倍的短。
      仿佛,窗子们死死地盯着我,
      怕我离家出走,真恨不得有朝一日,
      不约而同地张开大嘴,撕吃了我。


        8.空气泛紫

      被强大的感官吸引,以致于不顾廉耻,
      不怕死活,身体鲜艳却早夭。
      第二天是第几天?天空敞开心扉,
      地上的坟墓在移动,瞬间
      长出了几只脚,不明白河流为什么
      变成了红色?空气泛紫,
      幼小的心脏躲在枯萎的帐篷里。
      玫瑰花急喘吁吁地跑进来,
      说是在外面遇到了贪生怕死的家伙。
      风也跟着跑进来,亮色苍白,
      坟墓里的灯光微微地抬起了眼帘,
      轻声问道:明天有雨吗?
      五颜六色的那种,我在生前见过的。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