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槟郎的旅游诗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527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12 周三, 上午9:32    标题: 槟郎的旅游诗歌 引用回复

槟郎的旅游诗歌

作者:熊思雨

旅游诗歌,是旅游文学作品中的一种,该种作品通过描写自然风物、人文景观来表达诗人旅游时的所见所感、所思所想,是将旅游与文化结合起来的一种重要的文学形式。优秀的旅游诗歌,就像是带人穿梭的时光机,将读者带入不曾感受到的旅游景点,体会从诗人视角看到的风景,读者可以想象与诗人同游于山水庙宇之间,一同感慨自然广阔、世事变化。在这样的诗歌世界中畅游,读者见到的既是虚幻,又是真实。

最早接触旅游诗歌时,我们或许还不知道“旅游诗歌”这个概念。比如小学时读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时,大家只知道这是古诗,却没有把它当做旅游诗歌来看待。初中、高中时,我最喜欢的诗歌是余光中的《乡愁》,这首诗歌严格算来不能说是旅游诗歌,但是这是诗人余光中在客居他乡时感念故乡所作,其感情真挚感人,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乡村旅游的热潮。这首诗中,乡愁在诗人的笔下化成了有形的“邮票”、“船票”、“坟墓”、“海峡”,这一个个常见的意象,在诗人的加成下显现出丰富的内涵,语言浅白易懂,却耐人久久寻味。这首诗歌使我明白了,旅游诗歌虽然也看重高级的词汇,但是当情感浓烈到一定程度上时,词汇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在我看来,槟郎的旅游诗歌也是如此。我第一次接触到槟郎的旅游诗歌时,就发现了这位诗人的诗歌的与众不同之处。他的诗歌不拘于格式,不在乎平仄押韵,也不在乎词句长短,看重的是表达思想的深度。槟郎自己也说过,自己的诗歌不太像诗歌,更像是给文章的字句分了行,呈现出那种一行一行、一段一段的格式。可我们却明确地知道,那就是诗歌,因为他的诗中的意象充满了文化意蕴,字句中投入了深沉感情,不可否认地显现出了诗歌的美感。或许,槟郎诗歌具有的独特魅力,就在于它既在诗歌的框架中,却又不怕脱离诗歌的框架吧。

槟郎第一次给我们上旅游文学课,讲到南京的景点桃叶渡时,就给我们欣赏了他的诗歌作品《执手桃叶渡》。这是我看到的第一首槟郎的旅游诗歌,所以它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谈到桃叶渡这个景点,就少不了谈论爱情这个话题,这是因为桃叶渡就是因为王献之的《桃叶诗》得名,诗人槟郎已是第二次来到桃叶渡,他的身边还是他的爱人,于是写下了这首关于爱情的旅游诗歌。《执手桃叶渡》写诗人和爱人又一次来到桃叶渡,遥想王献之与桃叶、桃根的爱情故事,又想到了纪映淮“楫摇秦代月,枝带晋时春”诗句中暗含的对爱情的期待,以古人的爱情看诗人自己的爱恋。于是诗人写道:“那时桃叶等船,你在栏杆边等我;王公子吟着诗来了,我送你一个大绒布熊。”古代的传奇爱情故事,为诗人和爱人的恋情添上了不少浪漫的色彩。接着,诗人回忆自己与爱人的往昔生活和多年情意,表达诗人对爱人的爱意和深情,更能体会出一种多年过去爱人仍在身旁的幸福感。整首诗歌中,诗人运用典故,再加之较为整齐的句式,兼有内容美和音乐美。

槟郎还有一首旅游诗歌叫《初冬的方山》,诗歌中的内容也让我难忘。开头两句“经过热季的翠绿,和温凉里浸泡的褪红”就让我感觉十分惊艳,“热季的翠绿”形容夏天时的生机,“温凉里浸泡的褪红”形容秋天的慢慢衰亡,尤其是后一句,将温度与湿度结合起来,把方山景色的色彩淡去想象成在水中被浸泡后褪去,既表达出了秋季转变为冬季的色彩变化,又具有心意、不落俗套。紧接着诗人写,方山经过四季变化,可校园里的花期好像从没有改变,这鲜艳色彩的对比下,只有园丁显得更加衰老。凭我的理解,诗人想表达的是,时间流转,大学校园里的学生换了一波又一波,但都是显现出最美的样貌,而园丁也就是诗人自己,在教授一波又一波的学生后,已经不再是年轻的模样了,时光易老呀。

接下来,诗人说道,只有方山是他疲惫后休憩的地方。诗人步履蹒跚地沿着山路爬上方山,走过南天门,在天印宫的玻璃观景台上远眺,四季轮回,方山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可之前的同游之人,你现在去了哪里呢?原来她是大学毕业后就离开了这里,只留下诗人一次次地爬上方山,字里行间充满了悲伤之情。诗人躺在火山的岩浆包上,火山突然喷发,一位衣裙翩跹的仙女托举着他飞升了。火山虽然成了死火山,但是也可能在亿万年后苏醒,喷发出初始的生机,诗人手中的教鞭虽已年岁久矣,可教书育人的职责并不会因年岁更改,依然沉默倔强地发着声。诗歌的最后,以定林寺慧地即刘勰、达摩禅师的故事,遥想诗人自己的结局,“化为千古斜塔下的衣冠冢,暝色掩藏起十八盘上的独影”。在对生与死的思考中,诗人似乎安排好了自己的归宿,在接近死亡的时候,生才更有了它的意义,这种向死而生的伟大气魄,令人很难不产生敬意。

栖霞寺是佛教“三论宗”的发源地,因此,在槟郎的《重游栖霞寺》中,我们能看到浓厚的佛教色彩。诗人上次来到栖霞寺,已经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而如今他又走进山门,尘封多年的记忆“如一块石头沉到了明镜湖底,冒出了久远的气泡”。诗人这里写“明镜湖底”,是因为明镜湖正是栖霞山上的湖,而将记忆比作石头沉入湖底冒出的气泡,既形象生动,又将栖霞山的景点融入在其中,手法不可以说不高明。诗人在栖霞寺中的殿堂中来回转圈,回想起那个少年的身影,这位少年二十岁,已经离开了他的母校和家乡,他来这里是为了出家,可是在紧要关头又不免生出退缩之心,终究没有成功逃离杂乱的尘世。“胖头僧”、“红鼻子法师”、“舍利塔”、“千佛岩”,这一个个意象,渐渐地组合出较为明晰的回忆,诗人立于千佛岩前,想着人生的苦难,又生出同那年一般强烈的出家的念头,之后,便是同那年一般的退缩。

接下来的一句颇具哲理,诗人写道:“人生就是一次次地盼望出家,身到寺庙又缩头而退吗?”生命似乎总是伴随着痛苦,诗人出家的原因到底是经历世事有所体悟,还是只是为了逃避痛苦呢?后一句中,诗人像是释然了,既然苦痛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他只有坦然地去面对了。诗人还去了二十五年前不曾涉足之处,接着登上凤翔岭山顶,在秦始皇临江处眺望长江,在桃花扇亭里寻李香君,在栖霞寺的景色里,他渐渐沉醉其中,伴随着挥不走的感伤之情。诗人作诗时间为2012年的12月,那时的栖霞山本就容易让人产生感伤之情,看着红枫叶满地飘落,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可这是死亡的美感,枫叶凋落是无法阻止的事情,一如生命的终结,再加上诗人感伤的回忆,这种伤感之情自然更是强烈。

其实,要品味一位作家的作品,了解这位作家是很有必要的。槟郎的思想会在槟郎的诗歌中体现,从槟郎的诗歌中,我们也能看到多方面的槟郎。槟郎是热爱旅游的人,旅游文学课上讲的景点,都是槟郎亲身去过的地方。他向我们展示的图片,不是网上搜来的图片,大多是他亲手拍下的,他摄像头下的景色,看似平常,却又能显示出不一样的感觉,不禁让我们赞叹他发现美的能力。这些照片中,不仅有自然景物,也有旅游中的槟郎,他有时站在景点前微笑,有时专注地沉浸在景色中,从他的身上,我能看到他对旅游充满灵气的热爱。除此以外,槟郎还组建了他的旅游团队,叫汤山雅集群,带领同样热爱旅游、热爱诗歌的人游历南京的山水。或许就是因为,槟郎是热爱旅游的槟郎,我们才能看到那么多充满文学色彩的旅游诗歌吧。

同时,我们还能从槟郎的旅游诗歌中,看到这位诗人有趣的灵魂。槟郎本就不是死板的人,在课堂开始前,他会放一首悠扬的音乐,我们也在这种放松的氛围下更投入课堂。在旅游文学的教学时,他将他的旅游经历与文学创作联系起来,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体验,与此同时,这些内容既没有缺乏专业性的知识,又增添了趣味性。而在旅游文学的诗歌中,我们也能发现槟郎有趣的一面,他去拜谒李白墓时没有带酒,手中拿的是一瓶可乐;他也会在朱元璋的陵墓里闹,一边踩一边斥责朱元璋忘记自己农民的身份;他还会在写庐山的诗歌中强调入住酒店的名字,以防后来写槟郎传记的人写错地址。从这些诗歌内容看,谁不会觉得这位诗人是个有趣味的人呢?

从槟郎的旅游诗歌中,我们能感受到旅游的乐趣、丰富的文化、深度的思想以及有趣的灵魂。读槟郎的旅游诗歌,像是与槟郎同游,不知不觉,我们一同游历过桃叶渡、方山、栖霞山、牛首山、祖堂山、陶行知纪念馆等等,其中有自然山水、岩石洞穴,也有寺观庙宇、碑台陵墓,景点众多。我想,槟郎的旅游诗歌中之所以动人,不仅仅因为诗歌本身,还因为诗歌背后附加的时间和情感,时间使他的诗歌厚重,情感使他的诗歌丰富,让他的旅游诗歌成为我们心中无法取代的、具有个人特色的诗歌。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