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他的人生如诗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057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1-14 周四, 上午6:11    标题: 他的人生如诗 引用回复

他的人生如诗

作者:王青青

当你夜深人静一人独处时,当你偏僻小路一人独走时,当你斑斓人生一人独闯时,你会发现,真正的痛苦,不是病魔、不是贫困、不是死亡、亦不是悲伤,而是止不住地孤独和堵不上的寂寞。谈及孤独,人人都是孤独的,人生来孤独,与其说人生来就要忍受孤独,不如说人生来就是享受孤独的。古往今来,世上有多少才子佳人不是孤独的呢?有多少诗人不是在孤独中吟诵的呢?我没有那么深厚的才学,无法真正领悟他们的孤独境界,然而在这喧嚣的世界,我却遇到了一位孤独的诗人——槟郎,我的旅游文学老师。

我是一名专转本的学生,2020年9月来到文学院,对这座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陌生的同学们,我时常感到孤独,不知如何自处。关于槟郎老师,不得不说能与其相识是一份特别的机遇。兴趣使然,亦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我在抢课时有幸抢到了由李槟教授的选修课“旅游文学”。而在经历了一个学期的学习后,我不禁感慨:遇见这一名诗匠,何其甚幸!槟郎,大多数人认为他就是文学院一名任课老师。上过他选修课稍微了解他的人也会知道他是一个爱游山玩水的会写诗的徒行者,但是你如果平时留心观察过他,从他不经意的话语和行为中,你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具有宗教情怀的人。老师这个身份也许是他养家糊口而从事的职业,旅行者这个身份也许只是他吟诗作赋获取灵感的来源,但对诗歌创作艺术的追求才是他最终的归属。

我是一个感性而又浪漫的人,喜欢读诗、写诗、赏诗,在中学的时候就喜欢自己写打油诗,经修改后誊抄在心爱的本子上。现在上了槟郎老师的课才发现自己就是一个“伪诗人”,写过几首幼稚的诗就自诩为诗人。槟郎才是真正的热爱写诗的人,他是一个有毅力的人,他每天坚持创作坚持写诗,这不是随便谁都可以坚持下来的。槟郎是一个热爱旅游的人,他的诗篇灵感也大多产生于玩乐之间,他每次向我们介绍他的诗时,会告诉我们这首诗是诞生于哪里,如“祖堂山”、“桃叶渡”等等……用诗的语言记录自己的生活,记录自己曾经走过的路。有时我在想是否南京附近就没有他没有到过的犄角旮旯,似乎真的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不管是名胜古迹还是宝藏风景,他都在他的诗中体现。槟郎的诗中有着他去过的风景,他眼中的风景,他脑中的风景。

在课程快结束的时候,槟郎给了我们三个小论文的题目:一、旅游文学的特征;二、关于南京的旅游文学的研究;三、赏析中国现当代的旅游文学作家作品。对于第一个题目,听起来就觉得枯燥乏味,我便果断放弃了。而对于第二个题目,我来南京半年不到,好多景点都还没有去过。虽然槟郎在课上带领着我们领略了南京的许多名胜,但毕竟没有亲身的经历,谈不上研究,便也放弃了。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题目了。说起旅游文学作家,我认识的还真不多,可现在我的身边不就有这么一位旅游诗人——槟郎吗?在写小论文的同时,可以再一次细细品读槟郎的作品,又何乐而不为呢?

槟郎在第一节课自我介绍时说,他是安徽巢湖人。自安徽至南京,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可是离家几十载,又怎会不想家,再坚强的人,也始终会有一些眷恋。槟郎为他的故乡皖中巢湖写了许多感人的诗文,《巢湖西坝口》、《忆巢湖姥山岛》、《故乡的半汤镇》、《怀念我那巢湖故乡》、《巢湖状元祠》等诗歌作品便在他的笔下诞生了。我特别喜欢《巢湖状元祠》,读完之后有些许感慨,岁月蹉跎,涛声依旧,巢湖依然是那个巢湖,但是我已经不是孩时那个我了。岁月如梭,韶光易逝。重回首,去时年,揽尽风雨苦亦甜。曾经的状元祠承载着我们的读书梦,但是经历了时光沉淀它已经不复存在。世事沧桑,新世纪之后,重建的状元祠又小又寒碜,我从外省流浪回家时看到状元祠不禁潸然泪下。这时,仿佛我就与槟郎一起站在状元祠前,一起感叹时光飞逝。

这么多年的工作与生活,槟郎把南京当做了他的第二故乡,不然他的笔下又怎会有那么多关于南京名胜的美丽篇章,不然他在给我们介绍南京景点时又怎会是那样的向往与怀恋。槟郎也同样热爱第二故乡南京,听了由他作词的歌曲《欢迎来南京》,我的感触颇多,可以说,他所创作的每一句歌词都是对南京这个六朝古都的完美诠释。我虽然来到南京已经有半年的时间,可是有许多名胜都还没有去过,但是在槟郎老师的歌词中,我仿佛已经领略过南京的美丽风景。爬中山陵,踏392阶梯,感受中山先生的气息;在玄武湖畔漫步,在湖中划船,让身心放松;沿着明城墙走上一圈,见证历史的更迭。我曾在夫子庙里闹过花灯,曾在秦淮河上听过古曲,也曾在总统府中缅怀过历史。春望燕子矶江水连绵,夏游阅江高楼,秋赏栖霞山红枫绚烂,冬享古城寒意……槟郎不是南京人,却对这个都市有着深刻的体会。他对南京实在是有着浓浓的依恋。槟郎写南京的诗非常多,《三山街悼念金圣叹》、《端午的燕子矶》、《春游琵琶湖》、《木末亭怀古》等,可以说几乎所有南京的名胜景点都留下他的足迹,写入了他的诗文。

初识槟郎时,觉得他是个毫无情调可言的小老头,读了他的诗后才发现自己对他的定位是大错特错了。从他的诗中可以知道他是一个浪漫深情而又充满幻想的人。在《女神的小城》中槟郎对自己的爱情婚姻充满了憧憬。“美丽的女神来了,走到夫子庙泮池边,裹嫩黄灯芯绒的外套,浓密的长发如披风将双肩笼罩。从手套中抽出纤纤玉指,在寒风中握住我,拖我走向烟月深处的秦淮人家。升州路上的婚纱照和文德桥边的喜宴之后,月亮甜蜜在安德门出租屋里”。这样的爱情在平淡中渗透出丝丝甜蜜,怪不得槟郎会说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般的诺言呢!不过有时觉得挺可惜的,槟郎的这份深情与浪漫全都给了他笔下诗歌中的姑娘了。而他实际上是个内向拘谨、不善社交的人,每次读他的爱情诗,在感受槟郎的浪漫与想象之余,也能窥探到他内心的那份孤寂。

槟郎老师是一个酷爱户外运动之人,最近读了他的《户外常带伞》这篇散文式诗歌。出门在外不仅要看天气预报,更要做好多种准备,夏季本就是多雨季节,雷阵雨说来就来。在六合的方山游玩时,突然暴雨来袭,我掏出早已备好的大伞,临危不慌乱,那些没有带伞的人已经淋成了落汤鸡。平实的语言却告诉我们凡事都要考虑周全,不要打没有准备的仗,不管是现在学习的还是以后的工作,主观多努力,其余的就尽人事听天命。

我依旧记得三毛的那句“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心灵应该像槟郎那样有所栖息,内心应该有所热爱的东西,有自己拼命想要坚守和保护的东西,而且在这繁华喧嚣的尘世中,我们时刻要记住的就是坚守本心必然要忍受孤独。但是忍受终究是不行的,那么,我们就享受吧,槟郎不也是享受着这样的孤独的吗?他常说知音难觅,知音确实难觅啊。我们都不是伯牙,就不要苛求子期了,我们就如槟郎那样吧,做一个潇洒的孤独诗人,毕竟孤独没有人会介意。他是当下难得的纯粹诗人,他的人生也如他的诗一般朴实又平凡,没有太多华丽的词藻,只有来自心灵深处的情意无限。望槟郎以后越写越好,终有知音相见!

这学期的课很快就要结束了,此后,便再也听不到槟郎上课前播放的动听歌曲,再也听不到槟郎亲自朗诵的一首首优美的诗歌。能够在我的大学生涯中遇到这样一位有才华且平易近人的老师是我的荣幸,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旅游文学这门课。槟郎从年少时的彷徨,到中年后的坦荡,他这一生的故事都写进了自己的诗集之上。除却现实的题材,还发挥了他奇妙的想象,结合历史与传说,呈现给我们许多美好浪漫的故事,带我们一同领略了世界的风景。

槟郎在旅游文学方面的成就毋庸置疑,这寥寥数千字又怎能完全描摹出槟郎的风情。只能说,所谓诗人,大抵如斯。

2021-1-6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