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诗意与岁月共成长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057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1-04 周一, 下午6:37    标题: 诗意与岁月共成长 引用回复

诗意与岁月共成长

作者:李青

在“新诗赏析”这门课之前我没有上过李槟老师的课,但他的另一个名称却是如雷贯耳——槟郎,不敢说全校,起码整个文学院的学生,我想没人不知道槟郎。室友也多次向我安利槟郎,闲聊时我们之间谈论最多的也是槟郎可爱有趣的灵魂。

不谈道听途说来的消息,就聊聊自己的亲身体验。槟郎每节课都会早早到教室放一首老歌,然后静静地坐在黑板前,用高高的讲台藏起他小小的身体,等待上课铃声响起。我之前自认为自己是紧跟时尚潮流,丝毫不敢懈怠的人,更不谈回顾过去了,歌单里也都是最新的流行歌曲,对于老歌,是从不涉足的。但是很奇怪,每次槟郎放的歌总是很对我的胃口,常常陶醉其中,感受到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妙和韵味。我以为发现了自己新的一面,已经有了欣赏经典和年轮的审美,有时候因为上课铃响,没有播完的歌也暂停了,激得我心痒难耐,回到宿舍又自己放来听,却在没有当时在课上的感觉了。我这才明白,真正打动我的,并不是老歌,而是槟郎。

开学抢到槟郎课的我激动不已,立刻去微博关注了槟郎。“槟郎诗歌”,这个名字很符合槟郎简单又真挚的性格,再看微博正文,里面发的都是他的真实生活日常。正如他个人简介里说的那样,爱好诗歌和旅游,微博经常更新他的旅游出行照片,向大家分享自己看到的美景。因为“新诗赏析”课是在一周的“尾巴”——周四,所以我常常能提前看到他的诗。在应试教育里成长起来的我,对现代诗的鉴赏审美很弱,从前学习过的一些时很多都是富含深厚的哲理,非常朦胧,得一层一层剥开,深入研究才能粗略领会到一层韵味,这让我对现代诗产生了畏惧心理。但是槟郎的诗我很喜欢,不是所槟郎的诗就很浅,没有内涵,只是我觉得他的诗很真实,没有刻意地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没有用意象一层一层包裹自己,不见词藻堆砌,也不见故作姿态,给我一种信任感。所以从一开始,我便对槟郎的诗歌产生了好感。

前面提到过,槟郎好游历,光看他的微博,就见他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多是和他的驴友一起,我想,这些该是他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段旅行常会配一首诗,不是单纯的观景诗,而是一种思考,一种感悟。就像那首《老子栓牛树》,“周末参加户外,荒僻山野里,遇到一个古村。村头有一棵古树,竟然跟老子有关。”世人皆知老子姓李,与槟郎千百年前是一家,是“我们李姓的祖先”,他肃然起敬,再次看向古树,回想起关于老子的传说,看着满地金黄的落叶,思念着李老聃。湖光山色总能激发槟郎的创作热情,《翻越鹰嘴山》、《登青龙山瞭望台》《木末亭怀古》等等,都是老师在外出游览的途中所创的佳作,面对美景,他总能引经据典,讲述相关的人文典故,并适时的传达一些人生感悟。槟郎的心是敏感且柔软的,满城的樱花可以勾起他的万千情思,写下《大学城的樱花》《鸡鸣寺路的樱花》《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远足遇见的美景和古迹可以触发他的热爱与忧思,吟出《春到琵琶湖》《祖堂山怀念法融》《咏方山八卦泉》。

除了身边美景,他还关心时政,比如近期的一篇作品《两个人比赛》,槟郎紧跟社会动向,就特朗普与拜登竞选美国总统一事发表感叹,“只是看热闹而已,山下有自己的特色。”幽默诙谐,带着一股顽皮劲儿,可爱非常。还有《病毒怕科学》便是针对新冠疫情所作。全诗强调抗疫要相信科学,要团结一致,终究人会战胜病毒,赢得胜利。最后还讽刺了有些人迷信神鬼力量,歧视科学,吝啬科学进步的付出。表达了对未来的期望,“新冠还在肆虐,病毒学捉襟见肘。人类受考验,只有寄望科学,科学靠人来做。”当然,诗人自古与“浪漫”一词分不开,他们有一颗感性的心,2020年是个多事之年,情人节那天因为疫情多少情人不得相聚,槟郎敏感的心感知到了空气中微妙的气氛,就在《疫情情人节》这首诗里,将普通人和医护工作者在情人节这一天的境遇进行了对比,最后表达了自己对“穿着防护服,战斗在第一线,与病毒直接交锋”的医护人员以及天下有情人的祝福:“疫情情人节快乐!”谈到爱情,我就忍不住要聊起槟郎的爱情诗,说来害羞,正值青春的我对这两个字充满了向往,对槟郎的爱情诗关注的也更加多了些。槟郎的爱情诗大多凄美艳丽,都是些爱情悲剧,而槟郎总能从这些爱情悲剧的背后看到那个时代的悲哀,如《那次大力寺水库别离》、《劳改工地的女郎》、《大力寺的尼姑》、《薄命妾红颜》等等。其中让我最心酸的是那首《铁心桥的怀念》,铁心桥不再仅仅是一个地名,它“见证好男儿抗暴的誓言”;它是一颗真正的铁心,是爱人的血与泪铸成,是在压迫下无奈反抗,无力挣扎依旧悲剧收尾的悲恨血,是未亡人与遗腹子移民异国他乡的怀念泪。槟郎用他笔下凄美的爱情悲剧展现了那个年代,在贪官压迫奴役下的青年沉重的命运,读来让人不寒而栗,字字惊心,句句动情。

槟郎爱想象穿越时空看自己的前生来世,比如《槟郎前世为僧》《诗人槟郎之墓》等等。现世,槟郎是恢复高考后从安徽巢湖的一个村里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但与普通人不同,他的经历更加丰富些:和尚、中小学教师、监狱管教员、建筑管理人员到如今的大学教授、诗人,他的多重身份更给他增添了神秘感与韵味。虽然进入城市,出过国,但他常常提起的还是自己的故乡。在他的眼中,巢湖是他走出来的地方,是他心中永远的净土。那段经历也是他可以用来一辈子回忆的过往:《小儿女放牛》《看瓜女》《乡妹子》《打秧草的小姑娘》。就冲着这份纯净,对于很多人对他的非议我是不敢苟同的。我知道,很多学生对槟郎不喜欢的一点就是自恋,似乎不谦虚,不菲薄自己就当不起一个“学者”或者“知识分子”身份,但是究竟是谁规定了一定要谦逊?没有哪条律例规定不谦虚就是犯法或是不道德,反而我觉得,这才是槟郎最可爱,也是最难能可贵的地方,自信是现代人最缺乏的品质,背地里隐藏骄傲才是真的虚伪。槟郎算是一位高产诗人了,我想敏感的他是感受得到周围的目光的,但是面对非议,他不为所动,坚持自我,继续写诗,继续表达自己,抒发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满心的愁怨与激情,将自己的情思留在这尘世间,保护着他那颗赤子之心。毕竟人活着,总要仰望些什么,坚持些什么,这样人一辈子才有意义,才不虚此生。而且我觉得,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件作品,都会有喜欢或是不喜欢的声音,没有人能够统一所有人,能得到共鸣,获得知己固然是幸运,但是没有也无伤大雅,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畅快。做人嘛,开心就好啦!

槟郎的身材不算高大,但是他的心却是伟岸的,他坚持用自己纯洁有力的心,握住笔杆,记录着诗意的岁月,抒发着自己愤慨与期望,寻找着今生来世的钟子期。

2020-12-24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