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于诗中读人生浮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722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0-1-08 周三, 上午10:46    标题: 于诗中读人生浮世 引用回复

于诗中读人生浮世

作者:顾瑞嘉

粗缯大布裹天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题记

这学期有幸选到了槟郎的旅游文学,旅游文学顾名思义是旅游加文学。在我看来,旅游就是抛开一切烦恼,去到山川河流之间,去体悟大自然,去发现自己去接纳自己。记录下路途中见到景物而产生的感悟,这就是文学。旅游文学反映旅游生活,通过对山川、风、物等自然景观及文物古迹、风俗民情等人文景观的描绘,抒发自己的情感、思想、审美和情趣。

槟郎本名李槟,出生于安徽巢湖。他从小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深刻思考。或许是为了追求他心里的那份热爱,或许是为了寻找内心的答案,他离开家乡,不远万里的来到了南京,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异乡,在这扎根,成为了一名老师,在这开启人生新征程。

其实在大一的时候,我就听说过槟郎了。在同学的口中,槟郎是一位有才华的、质朴的老师。第一次见到槟郎,他确实是一个这样的人。穿着宽松的条纹T恤,长到拖地的牛仔裤,戴着一副大框眼镜,还有着圆圆的小肚腩,看起来十分不修边幅。我想,要是槟郎走出校园,大概没有人能猜到他是一个大学老师吧。

槟郎不仅是个老师,也是个诗人。他爱写诗,也爱和我们分享他的诗。还记得记得第一节课,他就邀请同学上讲台读写他的诗,让我第一次那么真切地感受到了他的才华。他爱旅游,他的足迹遍布了南京的大街小巷。每次上课,他都能如数家珍地为我们介绍隐藏在这座城里的山山水水。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很少有人能做到像他一样淡泊名利。谁会像他一样呢?在空闲时间里,爬上高山、钻进古寺里去寻找自己、去接纳自己。这山、这水就在那里,不管人们去不去,它就在那里。即使经过时间的洗礼,而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在这些山山水水变得商业化、变得嘈杂的时候,只有槟郎愿意去寻找最自然的山水,去欣赏山川之美,这也是上天对他诗意的馈赠。他被同学们称作“布衣诗人”,他也曾在诗中自封为“老天爷的采诗官”,他将诗歌的创作当作了自己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保存葡萄最好的方式是把葡萄变为酒;保存岁月最好的方式是致力把岁月变为永存的诗篇。”槟郎就是这样,把他的岁月,把他的生活都揉碎了,沉淀在了他的诗里。槟郎是安徽巢湖人,后来他在南京教书,南京就成了他的第二个故乡。他在南京教书,他还为方山写过一首诗就叫《方山道姑》。讲的是王善与一个农家少女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很典型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但是情节却十分精彩,结局也很出乎意料。猎户王善与樵夫的女儿凤妹相爱了,善良清纯的凤妹却被一个为富不仁的官二代看上了,官二代强抢民女,王善奋起反抗被抓进江宁县牢死于酷刑,樵夫寡不敌众最终也倒在了血泊里。一时间至亲之人都离自己而去,慌乱之下,凤妹逃到了方山洞玄观,被灵官殿的金甲武士所救。故事的结尾带有神话色彩,女孩成为了道观的道姑,痴情守护灵官殿。

猎户王善和金甲武士王善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老师说有两种可能,一是两人毫无关系,二是猎户王善冤死后化为洞玄观王灵官殿中的金甲武士王灵官。对于老师的两种说法,我更愿意相信后者:那金甲武士王善便是猎户青年王善的化身,两人最终在一起缠绵缱绻。说不感动是骗人的,现在的男欢女爱都太过现实,掺杂了太多物质的东西,像凤妹王善这般执着深情的爱情,着实少见,因为少见,也更为珍贵,让人不觉铭记于心。其实,我也猜想这个王善就是我们的槟郎老师吗?化作金甲武士,破除险阻,最后与心里的那个凤妹缱绻相依。

每一位诗人都会与一个景点有不解之缘,槟郎也是如此。在槟郎的笔下,透露出他的痴情。一些作品的主角是他的妻子,经槟郎结合旅途中的风景和各类故事的糅合,他们的婚姻便成了一段极富浪漫色彩的爱情故事。东晋时期,桃叶渡名声鹊起,桃叶渡的身份也从野渡,摇身一变,成了历史上有名的渡口。让桃叶渡出名的人是王献之和他爱妾桃叶的故事。王献之在《桃叶词》中写道:“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展现出了王献之与爱妾桃叶在秦淮渡口依依惜别的场景。古有王献之的爱情故事,今日槟郎描写了自己与妻子在桃叶渡相恋的故事,将桃叶渡的传奇续写了下去。他在诗中委婉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对妻子的深深的爱,时间像一壶酒使他两的爱情愈来愈香醇。正如他在《执手桃叶渡》中写的那样:“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他们的爱情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令人羡慕,“执子之手十六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桃叶渡是他们的爱情纪念圣地。

他对南京有着深深的热爱,他几乎游遍了南京。在南京自古有个说法,春牛首秋栖霞,讲的便是南京的两座山——牛首山和栖霞山。槟郎为牛首山作诗多首:《南京牛首山记游》、《登南京弘觉寺塔》、《拜谒郑和墓》等。他也为栖霞山写诗——《重游栖霞寺》《住步桃花扇亭》。他还写《幕府山登高》、《幕府山天池》,他用生动的文字带我们去登幕府山,眺望长江,感受山的高度,水的灵动。槟郎从城市的角落里寻找记忆,寻找历史,将这些文字传递给学生们。

他还写过关于韩国的旅游文学。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济州岛游记》。在《济州岛记游》的最后,槟郎老师虽然生活在异乡,但却时刻心系祖国。他希望可以回到祖国,回到自己爱妻的身边。也许只有在祖国,在亲人身边,槟郎老师才会感到安心。 还有《在海外过了一个属于韩国和我自己的教师节》这篇文章。文章让我们感受到了浓浓的师生情,在异国他乡,老师没有感到孤单,因为有那样一群可爱的韩国学生们,那样的温暖。槟郎的旅韩散文记录了一个真真实实、完完全全的他,其中有惆怅,有伤感,更有开心与温暖。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一个人如果遵循他的内心去活着,要么成为一个疯子,要么成为一个传奇”。我觉得槟郎老师是一个传奇,但同时也是有点疯的。他可以完全不考虑人际关系,他不想和上司打交道,他说他以布衣为傲,不屑于上司盘旋。他渴望置身虚名之外、渴望远离世俗浮沉,但他绝对不是消极地隐逸的,而是积极的反抗的。正所谓是“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他就是隐于繁华世间的披着布衣的大隐士。他用文字记录山河,记录历史,他于字里行间读人间浮世。

2019-12-17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