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2019年12月诗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17

文章时间: 2020-1-02 周四, 下午3:51    标题: 2019年12月诗抄 引用回复

这里,埋葬

这里
埋葬着一个水池
令人惋惜的是,睡莲,金鱼,从遥远的大别山
山涧里搜集来的鹅卵石,菖蒲
一些珍稀的花卉,包括动用巨额工程款
购买来的草皮,青苔

这里
挖掘机的承包商
早已和暴利一同离去

这里
埋葬的还有,冬天,花玻璃一样的薄冰
被时光冻结的鸟鸣,高楼与风骚柳树的倒影
不同季节的风
连同我漫步的回音
每一次,随手拍
七月的暴雨,午后奇妙的蓝天白云

这里
有一种空气与呼吸
埋葬了,连梦想与预言
也始料未及

这里
埋葬了美好
埋葬了,我的,包括还有回忆之心的人们
他们和我一同在老去,一同遭埋葬的
是一代人的青春;当然
也许
还有某人的回眸
哽咽着,未曾吐露的爱情

2019年12月1日



关心你会不会摔痛

我们关心的
都是傻事
比如,你是我的初恋
如果不是,是因为你飞走了
你从未放弃过
你将一对翅膀及羽毛,炫目的五彩
留给我

关心你会不会挨饿,挨冻
会不会好一点
因为失去了飞翔的工具,在初冬,会不会
在失去六个方向支撑自由旋转的薄膜棱骨后
由雪花蜕变为盐豆,雨夹雪
斜斜的或垂直的,摔在地上以及路牙和水泥台阶

我竟然在关心你会不会摔痛

可见,我
我们
关心的都是傻事;蠢得
开心

2019年12月1日



鄙弃

一颗粗粝的心,痛哭
三天三夜
矫情了;这世道,人们在雾霾里出行
恨不得头套防毒面罩

他人的手和脚,被砍断
额头刺字
连暗淡的身影也得穿枷戴锁,跟了一辈子的绰号
“疯子”,著一身
百凿不破的石衣

哪怕真得拥有一块璞玉
哪怕真得怀揣
和氏璧
“死样。”“别理他,”

哪怕坚持真理,直至揭开冤孽的真相
在一个保持质疑一切
否定一切的年代,人人可以,批判之批判
——我们,鄙弃……

2019年12月2日



合肥的天气

节气进入小雪之后
画家随手
抹一笔,大街小巷折叠的小雨伞
突然
迎风摔跟头

骨折的雨伞
即是我们体内不堪捉摸的那一部分
瑟瑟的
声音因为天空与大地缺失了一部分
而颤抖

合肥的天气
是要拿我们的肉身
抵挡
从北极吹向玉珏缺口的白毛熊

2019年12月2日:0点



没有办法的办法

一块跨过国界的飞地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公民都希望
在寸土必争的疆界之外,再扩张
太空
绝无争议的领土

不用战争,无需打口水仗

午夜之后始得安生
斯时,别人很少制造噪音
尤其读书是拿牺牲睡眠获得的一座域外孤岛
姑且称之
跨越,生命的二十四小时之外
攻城略地赢得的
制造一丝
轻微翻动纸张噪音的控制权

一本书瞄上几页——如此幸事
恣意放纵一下
无需为工作与生活,被剥夺被侵占被限制
被利用而道歉

平衡自我的唯一法门
完全是
没有办法的办法

2016年11月2日;2:31
2019年12月3日;修订



未必科学的问题

这就尴尬了,石头开始怀疑生命的意义
又是初冬黄叶飘飞的季节,菖蒲毫不客气
把白嫩淡紫的根须,向石头蜕皮的外璞
深入几毫米;如同美国的海军特战队
派出优秀特种兵,侵占海水与沙漠包裹的
另一个国度,并向世界无耻宣布
胜利突袭,斩首行动,以及又一次的开疆拓土

为什么?石头炸烂的头颅,以及脑浆里
滚烫,破碎,黑色的石油,在思考

2019年12月10日



石之书(三首)

什么情况?


渭河岸边落叶秋雨清扫
环卫工人有钱没钱的日子
有饭没肉的日子,出家人不打诳语
有山有水的日子
什么情况?大雁塔建好的日子
还在一笔一划
写经的日子,规规矩矩
还是西天取经的那个唐僧终夜为墨
方方正正,忘记妖言惑众
日出日落的繁荣清苦
写下以母语楷书的信仰

此处有阿弥陀佛,有一盏油灯
暗淡在不夜之城

2013年6月30日星期日



偷偷的

收藏金条的人半夜无事时
偷偷割麦;月牙察看闲闲无事的男人
偷偷开锁并操心夜半金条上的月光,嚓
嚓,为什么会发出割麦的声音?

偷偷的

2013年6月30日星期日



石之书

唐僧在半夜牵出小白龙的一双怪眼
遛马,——玉树临风的两个男人
天马行空奔向星空下的马厩

呵呵男人坐在空调房间,夏夜,露水
凉风,寂寥太史公遭受宫刑后写下
本纪,世家,列传,英雄和传奇
鸡鸣狗盗之徒以及恶趣味

何马(荷马)可遛?猴哥,八戒
沙僧都他妈的从石头里蹦出来……吓坏了天下
搞基,及非非之(ˇˍˇ) 想~~

2013年6月30日星期日



捏柿子

我们不是要捡石头里的天鹅蛋
在粗粝的事物中不惮于棘手
是要用有限的能力拯救
脆弱的红柿子,以此贴近大地的厚德

2019年12月17日



风中的日子

一切都可能被刮走正在被刮走
树木被撕成波浪楼房随窗户煽动
明晃晃的玻璃翅膀仿佛要飞走

呼唤自己赞美自己!伟大的君主
现在和未来这世界只该有也只能剩下
灰色的……风

挺住了吗?风中的日子没有尽头
钻进一方寿山石镇纸再再搬家迁徙
被灰尘抛掷案头的……是我

2013年4月13日;23:21
2019年12月18日;修订



托付

此生别无他求,饱受了
嘲讽,把迂腐托付给顽劣的石头
爱慕与问候,岁月的泪河轻轻
摇晃——心头的波澜,秘密

欢喜的浪花不足以淘洗,雕琢
吉祥的玉佩,而祝福竟然铸就
一枚戒指
——求你戴上不要丢弃
这就过分了
——无言的约束

所以托付不可轻启
因为托付,就是沉重的枷锁

2013年4月11日
2019年12月18日;修订



这也许就是也许

一只麻雀或一群麻雀画出灰黑色
风的影子
记忆里,一切保持
也许的模样

田野里也许有白雪
白雪上也许有晴朗的天空
为了缠绕为了牵扯,枯萎的葛藤
在悼念,无可挽回的秋收

也许是燃烧的篝火,什么也没有
当露水变成白霜,除了荒芜
最初和我们约会的姑娘
已变得草垛一样臃肿

灰烬与寒冬旋绕,雾霾的天空下
冷风絮絮叨叨:“没什么!没什么!”

湍急的小河湾还在奔流
浑浊的浪花,这也许就是也许
我们的青春还在回味
舌尖与手指上的爱恋

2013年2月6日
2019年12月19日;修订




祷告

有一种宿命的力量
将盲目的肉体
从泥土送上天空

一颗好奇的树开花
热血与清白,两个枝丫
结出一样的硕果

夜晚,老妈哀求的泪眼
放在《圣经》上令我
屈服不可宽宥的罪孽

生命的花朵并非茫然无助
从盛开到瓜熟,落蒂仿佛
孤注一掷……而我并非是个错误

一颗恒星倒影老妈
弯曲的背影,总是跪在夜晚
为我祷告:幸运的奇偶数

苹果必须在夏夜
砸中牛顿的脑瓜,也必须
砸中,我那亲爱的傻瓜

2009年9月21日
2019年12月19日;修订




忍冬树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男人在想女人
一颗耐寒的心赞叹:
“忍冬树,活了又活。”

不止是花枝招展的南国
也会在寒风肆虐的塞北
梳洗水和羽毛
当男女恋爱的季节

令人窒息的芳香必须
忍受,是一切的恋情
走向尽头;红宝石一样的果实
闪耀,暗蓝的果肉叫人迷惑

窗外在投影落叶,炉火旁的新娘
在吟唱,一支绝望的歌
可疑的陌生人在忍耐:
“忍冬树,活了又活。”

2008年11月1日
2019年12月19日;修订



悼远辞

走过远路我将在远方
挥手,更远的远方没有尽头
我将走过不再驻足

风,冷飕飕围拢
一条长长的淡灰色围巾
她是一个婆婆妈妈的女人
对琐屑的事物
有点敏感有点神经

她害怕遥远的事物
正在逼近
没有温暖只有担心
未来,是可怕的怪物,不可知的
灾星

是一枚树叶搂抱我凭空
从灰暗的楼顶向下跌落
所以她尖叫
并大声叱责:“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敢于逍遥?”

我在雨夹雪中
旋转,飘摇,甚至掏出香烟
在孤立无援的枝头落魄的街口似停非停
向匆忙的人流吐一口烟圈并陶醉地
吸上一口劣质香烟

在十二月里推辞掉一年的劳苦
不再觉得有什么可以忧愁
踢踏路牙的落叶仿佛混迹久远年代的熄灯舞会
在地下室的黑屋里跳贴面舞并不影响
舞者洒脱而又
偷偷摸摸的舞步凌乱另类飞扬

但她没有嫌弃
只是纤柔的双手无力托举——
“你必将堕落并正在堕落,
不是在故乡而是在异域,
在他乡在远地,在一个不为人知
潮湿阴冷的冬季
你将会……死去。”

默默地追随我并随手拂去额头的雪花
可怜人和我一同在远方
有点仓惶有点哀伤
她看着我迈出落叶的舞步
只能唠唠叨叨在心头草拟措辞悲切的讣告但不知
会不会用于远行人远去的追悼

2019年12月23日



2019年的冬至

随手拍到一枚黄叶飘零的惊喜
足以让我忘记即将莅临的雨雪
腐叶与腐叶堆叠
而空荡的蓝天俯察更多的堆叠
山与积木这些时代金融广场的大厦,剥去一层层
就像人们剥去头皮屑,衣物,腐肉
骨骨叉叉,银亮的灵魂,沾染钞票的绿色
然后堆叠出街道,地铁
层层折叠,电动扶梯上的人们俯伏,与拉杆箱
与手机,与包包,与咸猪手
与化妆后的牛头马面,折叠

在众多的折叠里,一支香烟代表我
抽出来
点火,冒烟,挨骂,被罚
沾满面粉的手,把我拽进一家人的幸福之门
折叠到饺子里

滚水煮沸。一些翻滚的,经过无数次搓揉,带有褶皱的
被处理过的生命体,碎肉和姜葱,维生素
绿色纤维……就像在重复申明我的主张“冬至并不意味着什么”
只是把下一个许愿,眼巴巴
堆叠在上一个眨巴的眼睫毛上

该结束的都已结束
该开始的还没有开始
日子如快寄来的纸盒堆叠在主人未归的门口
期待认领,拆封,使用

2019年12月24日



冬天的就职演说

该干嘛就干嘛
碍眼的就得砍伐
冬天的就职演说没有辜负
我们的观察

一首飘零之歌飞旋
有人怀抱落叶安全着陆
有人带病提拔笑傲反季节的
潜规则,让风去呼号
对于内心猖狂的人而言,雾霾冰雪
懦夫的托辞,环卫工的憎恶
不足为训

只有单位门前的风水树
需要挨到“时穷”的酷寒
乃现士大夫孤傲的无助
一片片梧桐树叶摘去青黄
倾向白玉品质的枝柯
光秃秃展览——某种气节
并点赞众生
饱受冰雪皑皑的鄙薄

冬天不仅惯于冷酷
更擅长突发豪情
新官上任嘛就当煽风点火
抹杀一切令旧年清零

2019年12月26日



常州三题


1\动车的吞吞吐吐惊骇了我的胃口

搬运得够多的了
这些年
松鼠在冬至前忙于储蓄
作为素食主义者白头翁寻觅
甘泉与水果两便的季节
我不介意把皮鞋穿成草鞋的模样,倾向
唱歌的时候兼顾果腹

任性饱受压抑
兽性趋向自觉

为了一口辣糊汤,塑料饭盒的残羹冷炙
上蹿下跳
热锅台面的积极分子
一只不避烧烤有烦恼没思想的蚂蚁

冒着生命危险只为
搬运,当下的生活

2020年1月1日;常州至合肥的动车上



2\名著不再读我

那些照亮夜晚的词句
会在酒桌上碰碎酒杯
奇人异事
从碰杯声中兴奋地夸耀
幸好我没有谈话的佐酒之资
没有在无人搀扶的监控盲区
因为男女间探讨的伟大友谊
而失忆

喝高了的人捂着眼角
记不清左冲右突
被120救护,追忆自己的熊猫眼
是摹仿硬汉海明威与人打斗
还是醉卧街头磕碰路牙导致深度昏厥

死过一回
才知道害怕名人名著留下的后遗症
幸好我没有步入
闪烁的冒号,人们津津乐道的章节

孤独的人依然
漂泊在他乡异国

2019年12月31日;于常州市



3\终极问题

一些科学家振振有词
把猜测当作结论
人类是外星人圈养之生命体
被迫关锁在银河系
(并怨妇般论证,浩若烟海的星云
以光年的漫长,黑洞的险恶,屏闭
我们在宇宙中——寻朋——觅伴)

地球饲养场上——嗷嗷叫醒的人
怎么办?

今天读李不嫁
一群白鹤因为神的眷顾
由一个头领指引
克服气旋冰雪,灾难创伤,战胜死亡
飞越喜马拉雅山脉
他不信此类蛊惑所以作
一首不嫁的诗,也不祈求——神
让他——为白鹤引路

李不嫁留着叔本华一样的发型
第一次在长江堤坝边相见
我以为他是某某人但不是

再见李不嫁得给他说说
候鸟导航
脑核里有纳米微粒感应地球的磁场
南迁北徙,跨洲过洋
决不是依赖
兽血沸腾或神设的路线图

至于嫁还是不嫁
让闲得蛋疼的科学家
去论证,猜测
大概这也是外星人意志
扯蛋而不能武断的终极问题

2019年12月30日;作于赴常州市的高铁上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