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真情恣意的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543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19-6-29 周六, 上午4:02    标题: 真情恣意的槟郎 引用回复

真情恣意的槟郎

16汉师 韩杉青

什么是真?放在情感里,是真抒情,将人生万象放逐于想象的田野,是自由地书写,自由地奔腾,在我的身边,就有这样一位真情恣意的现当代旅游文学作家——槟郎。

我更喜欢称呼他为槟郎老师。时珍曰∶“宾与郎皆贵客之称。”稽含《南方草木状》言∶“交广人凡贵胜族客,必先呈此果。若邂逅不设,用相嫌恨。则槟郎名义,盖取于此。”槟郎就像槟郎果一样,初见之不以为意,咀嚼之魂牵梦萦,令人愿携其于身旁,历遍万水千山,在我看来,他是学院的一颗贵宾果。

槟郎的情是真的,因为他走的路也是真的,唯有走真路才会有发自肺腑的真情。槟郎从家乡巢湖走到南京,从大陆走到异国,从平地走到高山,从土壤走到河流,从束缚走到自由,一路行走一路创作。在这些作品中,他有时化身成故乡的游子,如《老树》中 “村院的老树的年轮里,有我的童年的花朵,穿着开裆裤和一群泥猴,过家家后玩打仗……..”老树对于槟郎来讲不仅仅是一棵垂老的古树,更是一路看着其长大刚硬又温和的父亲式的角色,老树看着槟郎放牛放鹅,打秧草捞猪菜,老树是抚慰槟郎的一片浓荫,是不消失的月台。

故乡从未在槟郎的记忆中消失,他存在于槟郎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就有槟郎爱猪的痕迹,光写猪槟郎就写了58篇作品,在《听槟郎说猪》里槟郎亲切地称呼它为猪猪,“不但是我的玩伴和宠物,也无私地为家捐躯。”读到这里我的眼眶湿润了,我同样想起外婆家的小羊和小猪,他们任人宰割的命运,贫困的山区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收入。我想起了小羊蹭着我的腿,它们那清澈的眼神,它们低头吃草的模样让我想起去世的外公播种的模样。我和槟郎渐渐重合,穿越过此时的屏幕,我们仿佛坐在了一起,一起徜徉在故土的蓝天下,静静地思考着。

南京是槟郎的第二个故乡,在这个故乡里槟郎既体会到了它古朴的历史韵味也尝受到了它无情的奢靡的鞭挞,他爱南京的山山水水也痛恨可恶的金钱主义,这是多么的真,不遮遮掩掩,不爱慕虚荣,不在都市中迷失自我。在《欢迎来南京》里槟郎为你安排一年四季的旅行,或许来旅游的外乡客不需要看旅游指导,只要看槟郎的这首歌,你就知道南京有哪些宝藏。中山陵、总统府,在玄武湖划着小船,在秦淮河里看灯会,在莫愁湖垂钓,还可以在阅江楼观景。春天爬上牛首山,不仅能窥见“春回绿野烟光薄”的牛首烟岚,也能一睹“林断山明竹隐墙”的翠竹风采,还能感受佛祖的护持,释迦牟尼佛顶骨舍利的盛世重光,给予心灵一道甘霖;秋天登上栖霞山,体会“枫叶流丹夕日红霞”的美感。槟郎对于南京也有一份难以言喻的悲愤,初来南京时,大城市的“冷酷无情”让他无所适从,《我常常准备着自杀》又一次牵动了我的心。谁能想到如今站在讲台上热情地讲着课的他曾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然而他一次次战斗。有人说这个时代不需要战士,我们或许不需要战士,但我们要生存,要为了灵魂里最后一泊小舟战斗,这样即使我们死去我们也可以骄傲地说“我是自由的”。如果说巢湖是母亲温柔的臂弯,让槟郎愿意化成一把灰洒在扬子江逆水经过裕溪河流淌,回到父母身边,回到故乡巢湖,那么南京就是爱人热情的嘴唇,让槟郎难舍难分。

在旅居韩国期间,大陆是槟郎最大最牵挂的一个故乡。大陆对槟郎来说意义非凡,尽管韩国给槟郎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当友人桃木剑兄劝槟郎改换国籍以便获得更好的生活时,槟郎还是拒绝了,他此生已盟誓:“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在异乡的客愁中无尽地思念中的祖国盟誓,在飞离祖国去韩国的东航飞机上盟誓,在鸡足山顶眺望西方的祖国方向盟誓,在宿舍的窗口向祖国的星空抒发乡愁时盟誓(《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他还写成许多诗歌散文,表达他与祖国的这种契约:《不寐人的相思》、《我的中国心》、《祖国,我要向你倾诉》、《祖国,我回来了,无限感伤》。槟郎对中国的真情还体现在对于祖国体制生活的清晰地揭露,如《中国官场与西门大官人》《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等对于言论的不同看法。正所谓恨之切爱之深,槟郎兄的真令人敬佩。

槟郎是浪漫的,他既像胎盘中新出的赤子,又有文人的多情风流,当然只是近似“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韩国的蔷薇花》等诗文里,槟郎面对韩国美女学生的火辣辣地目光和提问,不禁害羞而瞪了她一眼就匆匆移开眼。“我爱你”在这里有了许多种回答,是青云楼宿舍里的低头呢喃,是蔷薇花下少抽香烟的关心,是白色情人节的那杯交杯酒,是拨给妻子的那通电话,是妻子娇嗔打趣时感叹“今生逃不出你的掌心”。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象过这样的爱,在传统理想中它似乎是出格的,然而在读完这首诗后我才明白,什么是爱,爱是大大方方,是毫无遮掩。槟郎的妻子与那位韩国学生都是至情至性之人,难怪槟郎与他们交谈甚欢。

《支支的校园》又是一个绕不开的情结,那个扎着两条长辫子、穿着民国女学生装的支支,那个开怀大笑美丽活泼的支支,那辆157路巴士,承载着槟郎与支支许多美好的回忆。槟郎在夸女郎的时候总喜欢在前加美丽一词,我们尚且不论是否真的美丽,这样毫无意义也是对槟郎的不尊重,从这样的一个小细节中我体会到了槟郎的浪漫私心。

槟郎严肃的外表下掩盖着一颗细腻浪漫的心,他能记起每一个交往的美好细节,在他眼里,对方纷纷化身成了阿弗洛狄忒,让槟郎难以忘怀。槟郎对于妻儿的爱也让人触怀,在那篇《老婆的春节》里我看到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我不喜欢看什么海誓山盟,有时候爱藏在生活的点点滴滴里。槟郎责怪老婆害他什么都不会,老婆责怪他操什么闲心,只管在她身边读书就行了。就像儿子对他的嘲弄:妈妈是元帅,他是将军,槟郎是元帅和将军的小兵。“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是我永远唯一的爱人”(《让我们一起变老》),正是槟郎对妻子爱的宣告和赞歌。

槟郎是可爱的,他不仅长的十分可爱,说的话也十分可爱,近来我在同学面前夸他可爱甚多。这种可爱就像孩子一样,敢爱敢恨,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有一位经常逃课的同学恳求老师开恩让他过了,争执之后槟郎拒绝了,那位同学摔门而出。我替槟郎感到不值和委屈,槟郎也嘟囔着嘴说“自己十分委屈”。也是在那天晚上,我觉得槟郎可爱至极。槟郎对鲁迅先生情有独钟,写有许多鲁迅式的杂文。我是绍兴人,这一点我们站在统一战线上,在小时候人手一本的《绍兴名人故事》里鲁迅先生是浓重的一笔,初读狂人日记时我就被他攫去了灵魂,我的“现实主义”鲁迅先生功不可没。然而槟郎对鲁迅的爱更加痴狂。槟郎撕裂自己,任炎黄子孙的血流尽,披荆斩棘来揭开蒙在学生眼前的帷幕,到最后还是那位可爱可敬的三尺讲台上的老师。

老师,老师,我此刻只想喊槟郎您一声老师,我感动于您的过往经历,流连于您的旅行游记,敬佩于您的真情真意。我谨以内心的这一份热忱,愿老师无忧无虑,自由幸福地飞扬在扬子江上。

2019-6-18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