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金枝原创: 给网易女友小颜一封公开信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金枝



加入时间: 2008/11/27
文章: 335
来自: 北京

文章时间: 2019-6-19 周三, 下午4:25    标题: 金枝原创: 给网易女友小颜一封公开信 引用回复

“金枝,我妈叫我呢,我看我妈叫我有什么事—
“‘哎—妈—!’”

小颜,今天是七夕,我们通话的时间是在七点上下的光景,你告诉我要来京探望我,这令我倍感欣慰,也无不感动,可你不知道此时打动我心弦的,是你那句:“—哎—妈……。”妈,这个熟识的名字,在我的心中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了,应该说已经小三十年了,当我听得你回答妈的呼唤,一种甜蜜,一种温馨,使我的一汪泪水盈上眼眶。
我仔细的眷顾昔日和妈在一起的日子,你是知道我的,我很热爱读书,书,于我就象一部教科书一样,使我的步履逐渐的从童年成熟起来。那时的光景,我家座落在北京昌平一个偏僻的乡村,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吉利大学旁边的北小营,这里是金枝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我在家居小,总陪伴妈的身边。妈身材娇小,肤色白晰,在妈42岁的时候,我被父母发生在这个星球,没有选择的加入大部分人的行列,尊重了中国的传统习俗,让日月把我殷勤的逐渐长大。儿时的岁月,乡村的经济和游戏是非常匮乏的。我很孤独,也没有个好玩伴,常常用香烟叠成三角,方宝,自己一个人玩耍。在冬日,于村畔总不时的遥看村落西边的西峰山,那雪后积满峰峦的雪,不时的在我心底叩问:山那边是什么?
很喜欢和妈在一起,每每夜色悄然降临的时候,劳作一天的妈就早早的上炕休息,而我守着地炉,给妈沏好酽茶,一边抱着厚厚的书,一边听妈谈述起她的过去岁月,听她唱《小放牛》啊,童谣啊等等。妈,很小就失去了父亲,有一个哥(我没有见过,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后来,姥姥再嫁,把妈和舅舅带走了,就是现在的北京海淀区唐家岭村。一段时间后,据说太姥姥想念妈和舅舅,又把他们兄妹俩接回来了……
一九八四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妈把这个星球放弃了,把自己的形体提高在天堂的事业,取走了最后一缕呼吸,转移了方向。




记得小时候

妈妈教我唱歌

唱一首短歌

啦啦啦……

没有美丽的旋律

也没有跳动的音符

却有妈妈的爱心和关怀

我把它藏在心窝

直到永远永远

直到我老了的时候





记得小时候

妈妈教我唱歌

唱一首短歌

啦啦啦……

没有整齐的歌谱

也没有旁人来伴奏

却有妈妈的祝福和希望

--------



邓丽君的歌曲,《妈妈的歌》在我耳畔回响,那回缓的旋律和节奏,赋有深情的思念与曲调时时叩动我的心弦,让我的泪水总也止不住,不时的潸然而下……
妈,是个很熟悉与陌生的名字,在我的心地很悠久了,等不到,又忘不了,如此的看来,是多么的叫人绝望啊?
厚爱我们的源头,厚爱我们的父母,那是我们永恒的亲情,那是我们永远的家,独有他们不离不弃我



付:《童年 那一串红辣椒》,该篇散文2005年获得中国首届“金扇子“一等奖。



又是谷穗收刈的季节,我再度沐着南国的湿润阳光,牵一缕惠风,牵一缕不尽的思念之情,从江淮大地回到秋光尽染的燕山脚下。啊,那片林荫扶疏所拢绕的小小村落,随枯草纷披而倒映河面的荒原。
其实,我的心扉随时都可以朝自己的思念之门打开:金枝,再有一箭之路,错落有致的房舍就能在你的瞳孔里升起炊烟了,那谙熟的街道和热恋的面孔就能把你领进故乡情中。但我不能,也没有那份勇气,我那双象拖着铅一般沉重的两脚,此时已不再能支付我这份刻骨的希冀了。我两眼噙着泪,拇指和食指在牙齿里死死地咬动着,生怕一不小心就叫响这个村庄啊!我只能饱含着酸涩的热爱驻足远方遥望着,那本该属于我的故乡,如今我已一个亲人不复存在了。我只是在梦的黍浪中想念着它的底蕴,那怕我只消感到它的存在抑或被故乡的人再次提起,那串在我心中弥留久远而至今依旧燃烧的红辣椒……
哦,这块名不见经传的乡村部落啊,这就是妈妈的村庄,这就是金枝的故乡。
曾记得往年每逢晚秋的时候,清晨里只消妈妈的身影不在宅院的里外出现,那么她一准就到田间劳作去了。一两个钟点你就会目睹她摇着一双小脚,沾一身细密的露珠,从户外带一篮红的或红绿相兼的辣椒回来。进入门槛后,便随意地放在屋中一角,待等夜里闲暇时,坐临桔色的昏灯下,将一棵棵浅绿色的小把儿用针线穿成一溜长串,当天光低飞在宅院的紫色花瓣上时,她便提着挂在北屋门框上,余下的岁月就任风飕日晒得又皱又干,一点也不惹人眼目。
可它的确很红啊,红的是那么的朴实,红得是那么的古老,红得是那么地叫人从心底里感到美的鲜艳。
当风从它的身体上滚过来时,它就象生灵般地鲜活起来。随着飘忽不定的风势,它时而一忽儿地偏向东,时而又一忽儿地偏向西。黄澄澄的阳光大缕大缕地投射在它的上面和四周,仿佛北国的金色都在这一日这一刻这一串红辣椒上浓缩似的,使人目睹之让人感到一缕人生的沧桑和怅然般的孤独,甚至还透出一股哲学上的忧伤。
啊,童年里又红又美的辣椒,在时光的风帆上依旧是那么的摇啊,在我的瞳孔里无声地飘闪,在我的心灵于冥想中,日复一日地摇啊、摇啊、摇……





被转载邳州在线:http://bbs.pzzx.com/thread-314937-1-1.html

被转载荆门时空:http://jmsk.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5943

发表于:2010年《北京晨报》10月29日第十三版早茶。
_________________
通联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老钱局胡同甲18号北京客运段高铁公寓
邮政编码:100005

杨世民(收)
手机:13693663182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