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近月近诗的近思录/31》-刚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林长信



加入时间: 2018/07/15
文章: 241
来自: 上海市(居住14年)

文章时间: 2019-4-09 周二, 上午12:56    标题: 《近月近诗的近思录/31》-刚篇. 引用回复

·林长信·
◇《近月近诗的近思录/31》-刚篇.◇
2019-4-8
-原作贴于《中华诗词论坛/中华新诗/林长信》。
符号:@=原作者,&=浅思者/林长信,依日期序编排。

>>>
>>>

2019-4-8
@=《举起手来》 刚子/2016.1
(刚子,本名张振刚,陕西/周至人。职业警察,业余喜诗。现居广西。)
“我是警察,举起手来”
听到喝声
他乖乖举起双手
“啪,啪”
两声枪响
他缓缓倒下
三岁的儿子高兴得大叫
“坏人死了,坏人死了”
2
每次作案回家
他都要被儿子
先枪毙一次。//
《每次作案回家--转折了什么?》林长信/2019-4-8
&=不到14行的叙事短诗,在作案(实事)回家时,儿子把戏剧(虚演)带回令他不愿面对的真实。这是叙事的一个转折,这转折也既有可能打破了作案者的侥幸,有一天儿子的梦想(戏剧)成真。
各民族的史诗/长诗都是叙事的,长诗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涵容叙事进行中的合乎情景背景的抒情,而是抒情特别具有合理性、润化性与说服力。
[叙事]是[抒情]的载体,[抒情]是[叙事]的凸显,一个物质/客观,一个精神/主观。五言绝句因只有了20个字供用,所以,才一下子就限于篇幅太短而迫得须马上切入抒情;而若情感通俗或低下,就不免叫读者烦腻。七言律诗的长度是56字,在叙事上就从容多了。
而白话现代诗,因说的是生活上的身边事,其叙事的沟通性与交流性是互存在读者与作者双方的,所以在叙事时可以是轻省而简捷的。在铺垫够了,就即行转折,以产生意外的情思(作者的意内),而该情思即是现代人的心中的幽隐诗意。//

>
@=附:节录/《新诗底十字路口》 梁宗岱-1935-11-8《大公报·诗特刊》创刊号发刊辞。
...我们并不否认旧诗底形式自身已臻于尽善尽美;就形式论形式,无论它底节奏,韵律和格式都无可间言。不过和我们所认识的别国底诗体比较,和现代生活底丰富复杂的脉搏比较,就未免显得太单调太少变化了。我们也承认旧诗底文字是极精炼纯熟的。可是经过了几千年循循相因的使用,已经由极端的精炼和纯熟流为腐滥和空洞,失掉新鲜和活力,同时也失掉达意尤其是抒情底作用了。
这两点,无疑地,是旧诗体最大的缺陷,也是我们新诗唯一的存在理由。但利弊是不单行的。新诗对于旧诗的可能的优越也便是我们不得不应付的困难:如果我们不受严密的单调的诗律底束缚,我们也失掉一切可以帮助我们把捉和持造我们底情调和意境的凭藉;虽然新诗底工具,和旧诗底正相反,极富于新鲜和活力,它底贫乏和粗糙之不宜于表达精微委婉的诗思却不亚于后者底腐滥和空洞。于是许多不易解决的问题便接踵而来了。...//
>>>
2019-4-8
@=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原文完整版 陈必亚的博客(2015-01-20,
1 (为讨论之便利, 分段与号数为林长信所加.)
我爱你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本身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2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再见,2014
3
像在他乡的一次拥抱:再见,我的2014
像在他乡的最后告别:再见,我的2014
我迟钝,多情,总是被人群落在后面
他们挥手的时候,我以为还有可以浪费的时辰
我以为还有许多可以浪费的时辰
2014如一棵朴素的水杉,落满喜鹊和阳光
告别一棵树,告别许多人,我们再无法遇见
愿苍天保佑你平安
而我是否会回到故乡
一个没有故乡的人,怀揣下一个春天
下一个春天啊,为时不远
4
下一个春天,再没有可亲的姐姐遇见
但是我谢谢那些深深伤害我的人们
也谢谢我本身:为每一次遇见不变的纯真
在打谷场上赶鸡
然后看见一群麻雀落下来,它们东张西望
在任何一粒谷面前停下来都不合适
它们的眼睛透明,有光
八哥也是成群结队的,慌慌张张
翅膀扑腾出明晃晃的风声
它们都离开以后,天空的蓝就矮了一些
在这鄂中深处的村庄里
天空逼着我们注视它的蓝
如同祖辈逼着我们注视内心的狭窄和虚无
也逼着我们深入九月的丰盈
我们被渺小安慰,也被渺小伤害
这样活着叫人放心
那么多的谷子从哪里而来
那样的金黄色从哪里来
我年复一年地被赠予,被掏出
当幸福和忧伤同呈一色,我乐于被如此搁下
不知道与谁相隔遥远
却与日子没有隔阂.//
&=幸运地见到了完整版的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而...[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只是四大段(?)中之一段的摘取,却被人屡次不注明其为片段地而割裂摘用,好像成了色情诗歌。
第一段,从[我爱你...到春天],是一段夫妻(不是无同房经验的少女的想思)间的生活报平安。很安静的平日,农村的家居生活。
第二段写到[再见2014],是夫妻亲密依偎的想念与同在的愿望。也把想象中去相会的旅途,加上了时事和相会心愿的坚定。注:诗歌不是对号入座,这诗里的他/路途不等于诗人显示生活中的丈夫/地理。
第三段写到[怀揣下一个春天…为时不远],是对2015年的预想与盼望。
第四段轻巧朴实地结尾在[乐于被如此搁下/不知道与谁相隔遥远/却与日子没有隔阂],表露出了认命的本分,也是所有的慌张/虚无/伤害...可化成素常安详,再平常不过。
全诗是超过了14行的“轻便阅读”的长度,但【质高于量】时,读者只会领受诗歌的好,不会察觉诗的长。
>
诗歌以乡村田园生活民风的【俗文学】与都市士人的【雅文学】同时发展/进行,并且俗与雅会随时交换交融。这首诗是乡间生活,使用到城市的文笔及表达,节奏感与结构是现代的。活在资讯便捷的时代,人人要不被异地/异城/异文化影响和渗透是不可能的。
通常我们读者可读到的是城市诗人以生活在城市的视角去写田园,感情不免浅薄虚假;而以田园生活的视角写相思那去城市里的他,则因出发与起飞的感情是真诚且丰沛的,所以言之有物,并且罕见;而这般的田园杰作更属罕见。//
>>>

2019-2-21
(本人正在习作写诗中,特藉仿写以说明我对大作的每一个字的参与。国画山水中常有仿八大、仿倪云林等题篆,“仿”是一种对原作的致敬,由于构思的意与字泰半来自原作,故称:仿写;而非另写,重写。)
&=《梦中的》 原作/最后一诗人 18-11-08;仿写/林长信m2019-2-21
1
是何日?已没有踪迹 @
我只记得与她说上只几句话
初恋的花就此绽开摇曵 @
两人同行时以为就此是一辈子
路径与周遭我全不留意 @
2
读博因社会调查而去趟辽西 @
在某村的麦田边遇上一个女学生
像极了她的外仪 @
于路经村内的土屋
有两株正含苞待放的月季 @
在她领我到岔路口后分手时
我们是手上各拿了一支 @
3
如今枯枝钉在宿舍的门楣
见证那失落两回的甜蜜 @//
>>>
(写诗人/译诗人,合计:3人)
>>>
>>>
附A:《在网路发表的文化产品的价格》 林长信 2017-1-6

战国七强的时期秦国(前244年)的强大不止于外在有军事上的兵强马壮,而在秦王·嬴政的,乐意接受李斯的《谏逐客书》。而中国的神舟、辽宁航母的强大,就在指挥/运用/操作它的人物与战略思想。
文化产业中的出版业的发达,有赖发行人的内在理念能够给坚持下去。世人的言为心声,记言为文,继而发表出版。故出版业的成败在于能否编辑出揭示真实、真理,使真理在发声的文章,而在读者市场被接受。读者愿意为高品质的出版品内的智慧产品而埋单。智慧财产来自脑力产品、精神性产品、内容产品,其生产过程类近于物质性的劳力产品。
>
有任何一家超市/大卖场/或便利店,不能因她提供了场地与货架等售货资源,就认定了凡在货架上的商品都应属于免费供货的。同样的,一家网路上所发表的文化产品并不说明该产品都应属于免费供应的。
商业营运靠资金为血液来运作,厂商有收入、有支出、有风险。B-网路是个中游,是一个商业渠道/通路,以及周边的通信业者、IT业者、广告赞助商等等;A-上游是商品供货人,是艺文创作者/再制者,以及周边的;C-下游是阅听者/消费者…
书画类《文化作品的产/供/销(消)》之涵盖面:
A-生产者:1书画家、(外围支持:2书画家协会、3书画家基金会);
B-供应者:4书画史学者、5书画评论家、6艺术媒体、7书画教育家(美术博物馆)、8书画鉴定家;
C-销售者:9书画经纪人/文物贩子、10画廊、11书画会展、12声誉拍卖行;
D-消费者:13平民、14书画收藏家、15高等学府、16史料馆、17美术博物馆;
E-环境支持:18当局的立法、19当局的行政资源。
>>>
附B:《智慧财产的所有权》 林长信 2018-8-1

《版权声明》凡本人所自己贴出的作品在本站的任何诗歌刊物上汇编出版, 都仍属于本人自己的【智慧财产】,未曾无偿卖断给任何形式的电子版与纸本版之《汇编出版品》。
凡任何有商业性收入(诸如:边栏广告收入,网路流量摊分收入...)之汇编者应该尊重人民的劳力产品,与脑力产品,并应在有商业收入时先行合理付酬后,才采入【汇编出版品】。//
>>>
附C:《使用精神产品应保护智财权》 林长信 2019-4-6

1>
〈1买方-商家-卖方〉共三方构建成供需买卖之商业交易活动。
在广告业/网络销售的商业交易是:
1买方/终端消费者Consumer:精神(艺文)产品的阅听人、及物质商品的买方;
2商家Space provider:网站之网主/版主、网络平台/网络频道商/通讯企业;
2a版位买方/周边消费者Space buyer/Advertizer:广告商、名单购买者;
3卖方Creator:精神产品的制作人,如电影发行人/视频制作人、歌手/舞者/音乐家/画家/雕刻师/建筑师/小说作者/写诗人/文物家/演说家/评论家、…等等之类的艺文作家,产出符号形态的作品,以满足热泪的精神需求。
2>
如果有一家便利商店的店主说,我装潢雇工开店已花了很多钱,所以,大凡只要占用我的货架(Space)陈列的商品都必然是属于我的。故我不付进货的钱,唯来店买货是一定要付钱的,我才能赚回开店的花费。这是一个无良又无耻的笑话。
3>
但时不时就见到某些网络上的艺文网站之网主/版主,很公然地把作者贴到平台(Space)上的[作品]认定是网主/版主的版权,甚至公示霸王条款要作家默认网主应不受限制拥有该作品之商业使用权。问题是,网主/版主他既已经收取了在平台上刊登广告的版位买方的A广告费,也或把B[登陆读者名单]销售给广告主,又或许收入了C订户订费,以及获得了D平台的知名度;却分文未支付给精神产品的作者(卖方)。
这种不讲法律、不讲事理的行径,他当然成了艺文界的盗贼,而非正当经营的商家。国民要讲究经济效率,首先要先养育保障各类行业的创作者,须教商人不敢违法去侵占创作者的智慧财产权。//
>>>
>>>

_________________
时不我予,代有新潮。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